霍元甲与精武体育会

近来,坐落在上海四川北 路横浜桥畔的精武体育会,门 庭若市,显得格外热闹:从各 地来的老会员,络绎不绝;更 有一批批青少年体育爱好者从 工厂、学校赶来,接受体育训 练。人们都说:精武体育会焕 发了青春!
近代著名武术家霍元甲是 怎样创建这个体育会的?它是 怎样发展起来的呢?

创建精武体操学校前后
要说精武体育会的历史, 得从霍元甲来沪说起。
在公元1909年,有一欧洲 大力士名叫奥皮音,一连数晚 在上海北四川路的亚波罗剧院 登台表演举重及种种健美姿 态。最后一场表演完时,扬言 要与华人角力。言谈中带轻蔑 口吻。翌日见于报端,沪人哗 然。
当时正处维新时代,爱国 志士力图国富民强。听了奥皮 音有辱我民族之言,义愤不 平。在沪的正义之士陈其美、 农竹、陈铁笙等数人,相聚共 商对策,欲聘请技击名家登台 与赛,一争高低。座中,有一姓宋者说,河北虎 头庄有霍元甲其人,精技击,艺高强。有“体 软如绵,骨硬似铁,轻能走壁,力能举鼎”的 惊人功夫。可聘请他来沪比武 较量,以雪辱国之耻。
霍元甲天津静海县人,出 身于武术世家。先世曾设镖 局,云集众多武术名家。霍元 甲有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 论体质他是最弱的一个,但自 幼酷爱武术,父兄不传艺给 他,他就暗中潜心观察、揣 度,偷偷在后院练习,积十年 之苦功,终于练就一身高超武 艺。他除精于祖传秘踪拳外, 还盖以内功,旁参各派,蜚声 南北。
霍元甲接快函聘书,偕其 弟子刘振声于1909年3月抵 沪,随即由宋某偕翻译陈公哲 到西人公寓访奥皮音,商谈比 武事。当时奥皮音坚持要以拳 击规则进行比赛,霍元甲则要 以中国擂台打斗方法比武,如 有死伤,各安天命。彼此各执已 见,未获协议。后又经数次谈 判,最后达成以捧跤方式比 武,以身跌地分胜负,签定条 款,约期比赛。
发起人乃募集款项,借位 于市郊西区的静安寺路张氏味 莼园操场,搭建高4尺、宽20尺 的擂台。时届6月下旬,约定一天的下午4时 进行比赛。结果奥皮音失约未至,后知他已自 馁而去。
于是,发起人提议于众宾中登台比赛,以 不伤对方为原则,以身体倒地分胜负。先是由 霍元甲弟子刘振声与东海赵某、海门张某交 手。次日,霍元甲亲自出马,与海门张某较 量。观众约有千人,比上日更多。
霍元甲留有发辫盘束头顶,灰色土布短衣 衫裤,脚穿布靴,腰间束带。身高约5尺8寸, 体重200磅,胸围横阔,面色赭黄,熊腰虎步, 手足敏捷。海门张某,身穿蓝色土布短衣裤、 布鞋,身较霍高,见其出手,为江浙外家拳派 系。
霍、张环行台中,相机进击有顷,张某以 右拳向霍击去,霍用右手执张臂,进左足予张 之右足后,出左手揽于腰问,将其轻轻抱起, 两足离地,置于地上。台下彩声雷动,张乃起 身下台。霍再问观众有无愿意上台比赛者,久 久无人响应,擂台赛到此结束。
擂台赛后,霍元甲名声不胫而走,名 扬沪滨。
当时上海蓬路一带,为日人聚居之 所,三元里有日人技击馆,因闻霍元甲之 名,约期相见。霍偕徒刘振声如期赴约, 谈论中日技击异同之点。日方愿与霍师徒 一试身手。霍元甲在与日本技击教练较量 时,当时曾有描述:“交手数回彼此皆难得 手。其后日人与元甲两人两手互执,象摔 跤姿势,日人以右足袭元甲左足,上身乘 势向后右方一推,欲求翻跌元甲。优劣之 势,定于一线间。日人图袭元甲,元甲反 袭日人,日人之右足在未取得主动地位 时,元甲已成主动,乘势一推,竟跌日人 于天井中。
自此之后,沪人多知元甲之武技功能,深 感若不使之流传,殊为可惜。于是1909年在闸北 王家宅,觅得旧式两厢一厅平房一所,土堂瓦 屋,外有院落,足为技击操场,霍元甲遂在此 办起精武体操会(又名精武体操学校)。精武 者,专一为精,止戈为武,故名精武。
霍元甲原患有咯血病,自办精武体操学校 后,时发时愈。日人有卖仁丹药物者,时到霍 居处以药示霍,谓可愈咯血而治肺病。霍元甲 信之,购服之后,病情加剧。由众人送入新闻 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医治两星期,即行病 逝。武林弟子好友大疑,检霍日服之余药,付 公立医院察之,院医日:此慢性烂肺药也。霍 元甲病逝时,仅42岁。
为继承霍元甲未竞之业,为发扬中华武 术,经精武同人共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