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三虎将儒门两代豪

在河南登封市西郊,背依嵩山,面向颍水,西邻嵩山少林寺,有一家闻名遐迩的武术学校——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武术学校的创办人是少林拳传人、名列“中国当代十大武术名师”之榜的梁以全先生,院长则是梁以全先生的长子梁少宗。梁以全先生的次子梁少飞,则担任着河南省郑州市体育局武术协会秘书长的职务。

河南登封是少林拳的故乡,历代武术名师辈出。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少林武术更焕发出新的生机,武术馆校如雨后春笋,遍布在嵩山脚下,颍河岸边。在这近百家的武术馆校中,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以其优良的办学条件和出色的教学成绩,脱颖而出,成为闻名全国的优秀武术馆校。而梁以全、梁少宗、梁少飞父子三人,兴办教育、传播少林武术亦是远近闻名。


老骥伏枥

梁以全,1931年出生于登封市东金店乡骆驼崖村一个武术世家。骆驼崖村的梁氏家族,是当地的大家族,历代以武术、诗书传家。梁以全的父亲梁兴绍是当地有名的少林拳师,1963年在河南省武术比赛中,81岁的梁兴绍曾经获得过“技艺精湛奖”。再往上追溯,梁以全的爷爷、太爷也都是当地的武术名家。习文练武,劳动耕作,是梁家的传统。

受父辈的影响,梁以全从6岁就开始习文练武,不仅练就了扎实的武术功底,还具有比较深的文化素养。1948年,梁以全到骆驼崖小学担任教师,后任小学校长。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梁以全蒙冤受屈,被错化为极右分子,接踵而来的就是一连串的厄运——预备党员资格被取消、到农场下放劳动改造、被开除工职回到农村劳动。从1958年回乡劳动改造,到1978年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他在骆驼崖过了20年炼狱一般的艰苦生活。在农田里干农活,到山崖上放羊,风餐露宿,一个汗珠子摔八瓣,辛辛苦苦地养育着妻子、儿女。虽然历尽了艰难困苦,可是梁以全从来没有向厄运屈服。在困境中,他仍不忘传播少林武术。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散了罩在梁以全头上的乌云。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后的梁以全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传播少林武术的工作中。1979年4月,他接待了来访的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武术代表团,他的精湛的少林功夫让日本武土赞不绝口。1980年,他应邀出访日本,把少林武术带出了国门。1981年,河南登封县成立了国内第一家武术学校——登封县体委少林武术学校,他担任学校校长兼总教练。以后,梁以全又出任河南省武术馆副馆长兼少林寺武术馆馆长。在他任登封县体委少林武术学校校长的几年中,他亲自带学生披挂上阵,先后取得了县、市、省、国家武术比赛的四连冠,并且培养出了杨建芳、杨锐等武术散打冠军。由于在传播少林武术方面,梁以全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各种荣誉纷至沓来——1985年,他当选为登封县政协常委,获得河南省武术先进工作者称号;1988年晋升为高级教练;1990年被评为登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91年当选为河南省第八届人大代表;1993年获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12月,当选为中国当代“十大武术名师”。

1995年,65岁的梁以全光荣离休。按照常理,历尽坎坷、饱经忧患的梁以全在功成名就之后,应该在家安度晚年,可是他却仍然一心扑在武术事业上。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虽然已经是65岁高龄。却人老雄心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以豪迈助雄心,创建了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

建立一所高级的少林武术学校,传播少林武术,一直是梁以全梦寐以求的理想。从1978年担任登封县体委少林武术学校的校长起,梁以全先生就一直想创建一所自己的武术学校,这所学校要文武兼修,包括从学前班到小学,再到初中、高中,以至大专等班级层次。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少林寺地区已经是武术馆校林立,一些规模庞大的武术学校已经如参天大树巍然屹立。在这种情况下创办新的武术馆校,无疑要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可是梁以全先生却知难而上。他先是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再向亲友借贷,筹资21万元,租借了一个场地创建了少林武术专修院。1995年6月,他又买下了登封市西郊鹅坡岭的12亩地,开始施工建设现在的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

这里之所以叫鹅坡,是因为在明代,一群天鹅飞来,落在山坡上鸣叫,流连再三不肯离去,以后就留下了鹅坡岭的美名,这里是白天鹅落脚的地方。当年,梁以全先生站在山岭上,面对山下的207国道,东看嵩阳书院,西眺千年古刹少林寺,充满豪情地说:“校址就选在鹅坡,将来在这里,我要叫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经过三年的建设,1997年5月新学校正式建成,梁以全把原来在登封市的少林武术专修院的学生也都迁入新学校,正式改名为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

在以后的几年里,梁以全和梁少宗父子二人同心协力,不断地扩大学校的规模,经过五次征地、扩建,终于使学校发展成现在的占地180亩,总投资达2000多万元,在校生6000多名的全国一流的武术学校。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在梁以全先生的带领下,逐步走出了一条“以德治校、文武兼修、注重素质、激励潜能”的文武育人之路。

除了兴办教育,传播少林武术外,梁以全先生还编写出版了《少林武术简史》《少林武术研究》《嵩山少林拳法》《少林武术教材》等武术专著。在武术界享有“儒雅武师”的美誉。


将门虎子

梁以全先生在培养了大批的武术专业人才的同时,也把自己的一双虎子培养成了文武双全的少林武术传人。现在,梁少宗、梁少飞昆仲已经正式接过父亲手中少林武术的帅印,成为当今发展少林武术的中坚力量。

哥哥梁少宗1968年出生,弟弟梁少飞比哥哥小两岁。哥俩出生时,梁以全先生正落难在骆驼崖村。农村的艰苦生活,给兄弟俩的童年留下了深刻的烙印,特别是父亲那顶右派帽子,在当时极“左”路线横行的环境下,让兄弟俩备受冷落。

然而,自古雄才多磨难。农村生活的艰苦,童年生活的苦难,磨练了兄弟俩的意志,造就了他们自强不息、坚忍不拔的性格。

6岁那年,梁少宗开始在父亲的指导下练拳习武。父亲平反昭雪后,被安排在登封县体委工作,担任体校校长。当时,梁少宗年仅10岁,就跟着父亲住在体校里,白天上学念书,放学后跟着父亲在体校里接受正规的武术训练。后来,他拜少林寺的素喜法师为师,成为少林寺的俗家弟子。

1983年,梁少宗参加登封县运动会,初露锋芒,获得少年组全能冠军。1986年,在河南省第六届全运会上,梁少宗力克群雄,获得少林拳冠军。之后,在一次全国武术比赛中,获得了少林拳冠军。1986年8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体育大学。在北京体育大学的四年里,梁少宗师从张文广、门惠丰、朱瑞琪等老师,从理论到实践系统地学习了中国武术,1990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分配到北京煤炭干部管理学院工作。

1994年,父亲梁以全给梁少宗写来一封信。信中,梁以全详细地谈了自己离休后准备创办一所武术学校的打算。考虑到自己已经快65岁了,年事已高,父亲希望梁少宗能回到家乡登封市,和他共同创业。父亲的信让他陷入到长久的思索当中。一边是首都北京舒适、繁华的大都市生活,一边是豫西北相对闭塞的世界;一边是平平稳稳,令人羡慕的大学教师的职业,一边是充满挑战,也充满风险的创业生涯;一边的前程似锦——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讲师、副教授、教授,一步一步平稳走下去,都可以获得,一边的未来充满变数——成功则已,如果不成功将又如何?还有,自己的妻子会放弃北京的舒适生活和职业,跟随他到家乡创业吗?为了这个抉择,他曾经彻夜难眠。  好在他有一个理解他、支持他,与他志同道合的妻子。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使梁少宗坚定了回家乡干一番事业的决心。那年的10月,梁少宗和妻子毅然放弃了北京舒适的小家庭生活和令人羡慕的大学教师职业,回到登封市,和父亲梁以全齐心协力,创办起了少林武术专修院。父亲担任院长,他担任副院长。

终究是受过高等教育,又在北京工作过,在武术学校的创建过程中,梁少宗带来了新的办学理念。他运用先进的管理办法和运行机制,结合武术学校的实际,拟订了学校的组织方案和管理办法,以及各项规章制度、教学训练目标。学校的办学起点高、标准高,很快就赢得了社会的认可,学校的规模从办学初期的200多人,发展到数千人,无论是在学校的硬件设施上,还是在软件设备上,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都迅速发展跃居到全国的先进行列。

2001年,梁以全正式卸任,把院长的担子放到梁少宗的肩上。梁少宗不负父亲的希望,坚持抓教学质量,抓运动成绩,在两三年间,使学校更上一层楼,在社会上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2000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命名为“全国先进武术馆校”,同年被省体育局评为“河南省十佳武术馆校”;2001年被省体育局命名为“河南省武术训练基地”;2002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国家青少年武术俱乐部”,中华武术杂志推介为“全国十大武术名校”。梁少宗本人也在2001年被省体育局命名为“河南省武术工作先进个人”。

哥哥梁少宗在发展少林武术方面努力奋斗,成绩斐然,弟弟梁少飞也不示弱。

梁少飞10岁开始进入登封县体校学习武术,在父亲的精心培养下,他刻苦练功,很快就武艺出众。1988年,他参加河南省青少年武术比赛,获得少林拳冠军。随后,他紧随哥哥的步伐,也考入了北京体育大学。兄弟俩成为校友,一时成为佳话。

1992年毕业后,梁少飞分配到郑州市体委工作。1993年,梁少飞参加第三届郑州国际少林武术节。在少林拳比赛中,他凭着扎实的功底,获得了冠军。

梁少飞一直在体育部门从事武术的管理工作,他现在担任郑州市体育局武术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还是河南省武术协会常委。

对河南的武术,特别是少林武术,梁少飞一直是情有独钟的。他认为武术应该走产业化的道路。河南作为一个武术大省,在武术产业方面做的好的是武术馆校,仅登封市就有武术馆校八十多所,学生达四万多人。武术馆校的总体状况是好的,特别是经过前几年的整顿,管理混乱的状况有所好转,“但是,目前武术馆校的竞争仍然比较混乱,甚至出现恶性竞争。这是不利于武术馆校的发展的。”

除了武术馆校产业方面,其他的武术产品,河南仍是萌芽阶段。武术的器材产品虽然加工量比较大,但是从大型体育器械到一般的体育服装,市场上到处可见的是国外的品牌,如耐克、阿迪达斯,以及国内其他省市的品牌产品,没有一家河南省的知名品牌。对此,梁少飞认为应该促进河南武术器材产业的发展,特别是要利用像传统武术节这样的国际性大型武术活动,带动河南的体育器材产品市场的发展,进而促进整个河南武术产业的发展。

武术产业发展了,自然武术事业的发展也就有了经济基础。作为一个武术管理部门的工作者,梁少飞表示,他要尽职尽责,为河南省武术的发展做出贡献,不辜负父辈的希望。

181
0
0
2016-06-26 16:11:10
梁以全
武风首页 会员中心 我的收藏 关于
取消 评论
收藏(0)
评论(0)
评论